凤素言觉得戚水少年的八卦也不尽详实。

  掌门真人、咸鱼真人和玉谨真人的确存在不怎么稳定的“三角恋”关系,但说玑戟真人跟咸鱼真人关系好,与玉谨真人有些交恶却看不太出来。明明是玑戟真人跟咸鱼真人不冷不淡的。

  刚才还在路上抱怨咸鱼真人摸鱼偷懒的玑戟真人看到咸鱼本尊,神情冷淡下来,反倒是对一旁的玉谨真人嘘寒问暖——少年们忍不住嘀咕开来,这位玑戟真人是傲娇么?

  用这样幼稚的方式表达被放鸽子的不满?

  裴叶摸摸鼻子,无视玉谨真人投来的求救目光,默默听着这对师姐弟尬聊。

  “玉谨师弟,今天天气不错……”

  “嗯,天气是不错。”

  “那你吃饭了吗?”

  “还未。”饶是一贯戴着高冷如冰雪表情的玉谨真人,也有些尬聊不下去了,奈何裴叶就跟瞎了一样,无视了他的窘迫。终于,玑戟真人也觉得强迫师弟尬聊太残忍,主动结束了话题。

  她找了个借口将几个晚辈支开。

  “戚水师侄,你们去帮我清点一下今天售卖的‘凌霄杂谈’册数,问问下一站签售在哪里。”

  “但这种事情……”

  戚水少年觉得玑戟师叔在宗门拉的小群中吼一声就行啊。

  他也不知道负责此次签售活动的弟子是谁,让他上哪儿问呀。

  玑戟真人眉宇轻皱,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。

  “让你去,你就去,我还使唤不动你了?”

  戚水少年被吓了一下,诚惶诚恐地起身作了一揖。

  匆匆道:“弟子这就去办。”

  说完给其他几个师弟师妹使眼色,让他们跟上,三位真人怕是要谈什么正经事情。

  昭容郡主快步跟上,待离开客栈才后怕似得拍了拍胸脯。

  “这位玑戟真人怎么说变脸就变脸呀?”

  如果真有事情,直接说还有事情要谈,让小辈别听就行,他们还能赖在原地不走?

  昭容郡主还从玑戟真人方才的呵斥中感觉到了一丝森冷的杀意。

  后者修炼多年,她释放的威势哪里是几个小屁孩儿能抵抗的?

  哪怕杀意不是冲着他们,也让少年们心悸了下。

  戚水少年苦笑道:“这个我怎么知道?不过玑戟师叔脾气一向很好,为人善谈,今天一反常态的动了真气——我倒是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——兴许真发生什么事情让她生气了?”

  众人想象不出来。

  但戚水少年猜测是真的,怕也不是他们能介入的。

  云冲忧心道:“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?”

  如果回去的时间点不对,直接撞枪口上,这不就完犊子了?

  戚水少年道:“能晚就晚点吧,师叔他们要上路回宗,肯定会密聊我们的。”

  天赋系统这玩意儿很好使的。

  云冲点点头。

  却不知他们几个刚下楼,已经憋不住杀意的玑戟真人直接袭向她的面门。

  裴叶挡下却听到近在咫尺的玑戟真人咬牙问她:“说,你是谁!”

  _(:3)∠?)_

  她能怎么办呢?

  裴叶也很无奈啊。

  之前几个副本,每个副本也就掉一回马甲,这个副本却掉了不知多少回。

  她就纳闷了。

  咸鱼真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大佬退休之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温柔深处是危情顾南舒只为原作者油爆香菇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油爆香菇并收藏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