敖青被揍得浑身都疼,努力回忆之前发生了什么。https://

  好像是他拿着双锤朝着那个凡人男子落锤的时候,忽然间飞出来什么东西?

  对,是一条丝带,颜色都没看清楚,那东西就死死的捆住了他的双手。

  然后那丝带一直用力拉扯,将他的双手捆绑在一起,让他拿不住锤子。

  锤子叮叮当当的落在地上后,旁边的白衣女人,也就是风兮。

  抓住机会从百宝袋子里掏出了驱魔棒,那模样真的跟打狗棒是的,对着这家伙就是一顿打。

  如今敖青虽然因为家族的原因,被封神了,可原型确实还是龙。

  风兮因为体内有妖丹加持,再加上驱魔棒本身就是风家留下来的法器,也不是俗物。

  这顿打后,居然让那家伙现了原形,这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。

  华笙倒是没出手,一直静静的喝茶,除了她的七色丝带飞出去参战,她几乎是没沾边。

  江流见大局已定,坐下,在华笙身边两人继续说话,就跟没发生什么一样。

  风兮心里有气啊,对华笙不敬的人,都该死。

  她这一顿驱魔棒打的敖青头晕脑胀,皮开肉绽,最后趴在地上,已经是遍体鳞伤了。

  看见白染等人进来,这垃圾也是不要脸告状,“白染大人救命啊,我今日是奉我父王的命令来你这里参加你乔迁之喜的,若是我出了事,你这主人脸上也无光吧?”

  不等白染说话,他马上又继续拍八殿下马屁,“八殿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江流华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温柔深处是危情顾南舒只为原作者流年不负笙情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年不负笙情并收藏江流华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