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流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,华笙会是这样的反应,整个人都懵了。

  华笙捂着头,只觉得痛到极致,放佛里面有许多银针一样。

  她摇摇晃晃的起身,想要开门出去,却刚下床没走两步,直接身子一软……

  江流赶紧上前接住,只见华笙再次晕了过去……

  这可吓坏了江流,不过有了之前的经验后,也不着急送医院了。

  毕竟华笙的特殊体质很多次晕倒,送医院都是没办法治疗,那些医生还给诊断是癫痫。

  索性直接喊来春桃和银杏,两个丫头也是手忙脚乱的。

  后来不知道怎么按住了哪个穴位,华笙才缓了过来,这时,已经是凌晨三点钟。

  “江流,我怎么了?”华笙睁眼后,气息很微弱。

  江流抱着华笙,搂的特别紧就好像随时害怕失去一样。

  “你没事,你就是晕倒了。”

  “吓坏你们了吧?”华笙笑了下,脸色还有些许的苍白。

  江流摇摇头,很是心疼,将下巴枕着华笙的头,“你少说话,赶紧歇着,别动。”

  见小姐没事了,春桃和银杏才放心的去睡。

  春桃和银杏因为闹扭捏本来晚上回房都不怎么说话了,可是这次回去后,两人都很有默契的聊起小姐。

  “春桃,你发现没,小姐晕倒的次数越发频繁了。”

  “是啊,我刚想说呢,以前一年也没有一次,现在不到半年,好像有几次了,这可咋办?”春桃不管有没有嫉妒心,对银杏如何,可对华笙却是一颗衷心,眼看着小姐发病越来越快,她俩也是心有余悸,若真的是病也还好,还能去治疗。可小姐这个根本就不是病,就好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江流华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温柔深处是危情顾南舒只为原作者流年不负笙情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年不负笙情并收藏江流华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