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警察摇摇头,“这个比较抱歉,我们还要做进一步调查才知道,现在也不敢轻易下结论。不过最近确实不太平,你们晚上不要乱走,尤其是单身女性出门,要更加小心才行。”

  “好。”

  华笙跟警察说了几句后,就带着春桃回了家。

  一路上,江流和华笙都问了春桃事发经过,春桃也描述的很清楚,只是……这人的动机……有点问题。

  “小姐,他应该不是劫财的,他直接就往我脖子上套绳子,要弄死我。”

  “你最近跟什么人结仇了吗?”华笙问。

  “没有啊,我在江城不认识谁,每天都与你和银杏在一起,也从未与人发生过口角和争执,那人身材高大,目测最少一米八以上,偏瘦,但是力大无比,应该是有功夫底子的,所有抗击打能力才那么强,若是普通人,我最后那一撞,早就休克了。”

  “肯定是男人没错了,不过素不相识的,为何要杀你呢?”江流也是糊涂了。

  一直到晚上回了家,华笙跟华琳闲聊,无意中说起这件事,华琳直接把电话就打过来了。

  问清楚春桃的事情后,华琳低声道,“阿笙,我知道一件事,还是我老公告诉我的,那些警察是没说实话,应该是上边交代了不让说,一个星期前,天湖区那边一个废弃的河边发现了一具女尸,法医鉴定是被人先杀后奸,就是被人勒死的。那死者是一个打工妹,听说是烧店的服务员,下班时候被人下手的。四天前,在通往开元新区的一条小路上,又是同样一起,死者还是年轻女性,被人勒死后强暴了,听说发现尸体的时候,全身是赤裸的。死者据说是开元附近的一户待拆迁人家女儿,才十九岁,高三晚上补课回家路上遇害的。因为凶手一直没抓到,所以警方封锁了消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江流华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温柔深处是危情顾南舒只为原作者流年不负笙情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年不负笙情并收藏江流华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