哪怕爷爷奶奶家的猪圈相比于其他几家,收拾的还算干净。http://然而,那股冲鼻的味道,仍是熏得胡珂几欲呕吐。

  “铁、铁柱,有话好好说,大冷天,你把我关这里做什么?”

  向宇没理会他,指挥何英才该如何进行接下来的拍摄工作,“镜头不求稳,要晃,营造一种危险跟紧张的气氛,明白吗?”

  何英才紧张地点点头,“明白了小公子。”

  “歪,你们能回答我的问题吗?”

  感受到身后的母猪正对自己的小腿肚呼呼地吹气,胡珂快哭了。

  突然好想大小姐,好想回家啊。

  跟何英才交代的差不多,向宇终于想起了猪圈里的胡珂,“至于你……嗯,现在这个表情就挺不错的。想让你家大小姐接你回去吗?一会儿记得一定要哭出来。”

  “现在、现在就开始?”

  虽然知道自己是个人质,可胡珂还没拿定主意来着。

  “你要是表现的好,说不定就能早点见到你家大小姐,也不用大过年的在这里受罪了。”

  虽然没觉得什么,可经向宇这么一说,胡珂还真挺想念自己那张大床,还有从国外进口来的香浓咖啡……

  “开始!”

  随着向宇一声令下,何英才跟胡珂都迅速进入状态。

  …………

  摇晃的镜头当中,可以较为清楚看到,被关在猪圈里的胡珂正嚎啕大哭,“放了我,大小姐,救命啊大小姐!”

  观看视频的过程中,康雯雯一直堵着嘴,直到播放完毕,才用颤抖的声音说道:“怪不得一直没有胡管家的消息,原来……”

  原来已经羊入虎口,被向公子死死地控制住了:为了得到闻总裁,竟然会不择手段!

  她担心地看了眼闻音,意外发现,她的反应比想象当中的要冷静很多。

  “看出什么了吗?”

  “胡管家被控制了。我们要怎么做,报警?”

  发出一声冷笑,闻音摇摇头,“……胡伯始终帮着向宇说话,一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。人被我赶出去,身上没钱,三天之内他怎么生活的?又怎么会这么凑巧,被我的敌人绑去?”

  经闻音这么一分析,康雯雯觉得还挺有道理的。

  “总裁您的意思是……无视?”

  “哼,一个叛徒,不值得我为他去赴汤蹈火!”

  闻音马上回了一句,“你撕票吧!”

  随即,删除好友!

  想起视频中胡珂的惨状,嘴上说着不用理会。接下来的时间,口是心非的她坐卧难宁,又差点在工作上犯下致命错误,幸亏有康雯雯从旁提醒。

  一个人的时候,愤怒便会涌上来:胡伯,过去我待你不薄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

  …………

  “撕……撕票?”

  看到大小姐回复的消息,难以承受的胡珂嘴唇一直在哆嗦。

  何英才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将前辈视作同类的他,感同身受地体会到了他们的尴尬境地。

  明明在身边陪伴了十几年之久,自以为还有些位置,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一句“撕票吧”。

  换做是谁,一时之间肯定都没有办法接受。

  别说是他们了,就连向宇都没想到,闻音会拒绝的这么干脆,连条件都没跟他谈。

  “胡伯说得没错,闻音固执且多疑,如今说不定将我们想成是一伙的了。”

  事情比预想之中的还要难办许多,吃起烤红薯的向宇都觉得嘴里不甜了。

  忍耐许久,胡珂终于抽泣起来。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摧毁玛丽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温柔深处是危情顾南舒只为原作者章小鱼呀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章小鱼呀并收藏摧毁玛丽苏最新章节